方糖文化站

Menu

《雪天》

殷建强/文

每次匆匆离家

一天不如一天的妈妈

只要还能站起

都要扶着墙到家门口送别

走了很远回头

可怜的妈妈仍在残阳中守望

形如枯槁,孤寂如伤

无心的孝儿不知

儿子走的再远

始终都未走出妈的眼睛

那双饱含着所有人

唯独没有她自已的眼睛

儿子走的再远

一直都没走出妈的额头

那方浓缩着所有人

唯独没有她自已的额头

读了一辈子无字书的妈妈

善感地把每次告别

都当作她最后一次送儿

而念了多少年有字书的儿子

却愚昧地以为每次归家

妈妈永远都会

从那个完整的家里走出来

如沐春风,如临秋水。

每次回到家乡

当妈妈把目想心存

多日舍不得吃的好吃的端给我

一遍又一遍劝儿多吃些

当妈妈将思来想去

说了多少次的重复话啰嗦给我

一次又一次嘱儿多穿些

我曾叵烦妈怎还走不出

夜忧饱暖的年月

却未良心发现

儿不屑一顾的那些好吃的

其实是妈的日夜牵心

儿敷衍应对的那些絮叨话

最后竟成了妈的诀别遗言

有心无力的妈明白

她余生能为儿做的唯一事情

就是看着儿吃好穿暖

她竭尽心力在弥补

儿小时候少吃的那几顿饭

少穿的那几件衣

她怕她和她魂牵梦绕的儿女们

只有今生,没有来世。

突然有一天

当蓦然想起因各种忙碌

好久已没见面的妈妈

成了想见面纵使抛却一切

也永远也见不到的妈妈

当自然而然

曾叫了无数声的妈妈

成了杜鹃啼血也

永远不能回应的妈妈

当曾经夜夜残喘着的妈妈

成了相框中静静微笑的妈妈

当今生学会的第一个词妈妈

成了今后最痛的词妈妈

当真真切切的妈妈

成了满目空云的妈妈

儿才切肤领悟了那句话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而妈妈已成了残月下的一枕泪

梦里花落,梦醒心殇

走过云卷云舒的村道

妈妈送我出门

千言万语

哭过草荣草枯的村道

我送妈妈入土

肝肠寸断

房间里明灭您织布纺线的灯影

田野里依稀您挥汗如雨的身躯

渠井边绰约您年轻爱美的形象

原来草木天地本是有感有情的

妈一一

您留下一辈子的操劳与煎熬

留下一辈子的喜忧和苦乐

穿着自已亲手备好的寿衣

带着对子女无限的牵挂

把自已厚重成了

世上最温暖的一抔黄土

我在喧嚣的红尘

妈在寂寞的地下

今夜月冷星寒

今夜云淡风轻

从此天人永诀

从此阴阳两隔

草木一生,妈妈一世……

2016.1.22雪天 写于妈妈猝然辞世二十六天之时

— 于 共写了839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